沙巴体育陶瓷厂
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
QQ:940736721  282080809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

我没说过低温瓷不能用没说过釉上彩有毒

  比如说米饭,你天天吃,再熟悉不过了。那么发给你一张图片,就是一碗米饭,然后问你:这碗饭有没有毒?

  彪悍时会开骂吧:你精神病吗?温和时就解释:单从一张照片不足以判断其化学成分而且知乎有句名言离开剂量谈……

  然而不论你怎么说,等着你的都是同样一句话:这都看不出来,这些年的饭你算白吃了!

  不是段子,这种尴尬每天都在袭击我。只不过图片里没有饭,只有碗,大概是这样的:

  检测陶瓷餐具安全性的国家标准是,在 23度恒温条件下,把餐具用乙酸溶液浸泡 48小时,然后光谱分析溶液中的重金属离子浓度。现在不用那么麻烦,有泉堂主人在瓷窑里烧成了火眼金睛,看一眼照片就能替你省下一万多块的检测费——信我你怕了吗?

  我这种一往情深的人,认为世界是真实可信的,比如厨师做出一碗饭,饭应该没毒,瓷工烧出一个碗,碗应该没毒。而且瓷器我熟啊,纵说,人类用了一千多年了,横说,全世界的人都在用,咋到你这就有毒了呢?

  然而翠花用粗暴的排比粉碎了我的信念,她说:现在雾霾有毒、自来水有毒、肉有毒、菜有毒、鸭蛋有毒、奶粉有毒,你凭什么说瓷器没毒?

  我有个朋友叫小刚,是搞水资源检测的,告诉我黄河以南的井水已经不能喝了。我又一脸懵逼地追问黄以北的情况,他说黄河以北已经没有井水了。

  善哉斯言。你们地球人在用光了一半资源的同时,顺带着污染了剩下的一半,太可恶。比如铅汽油烧了一百多年,铅元素肯定沉淀到了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。那么一个瓷碗,坯里面潜伏着三五个铅原子也未可知。

  好吧,事已至此,无差别的怀疑主义必然成为都市丛林的第一生存法则。而且人命关天,你还真不好意思怀疑“怀疑”本身。

  所以一个默认的世界图像,如同霍布斯说的,所有人反对所有人;萨特说的,他人就是地狱;西部片说的,everybody kill everybody。

  我曾经调侃“是瓷三分毒”,细想也不冤,因为所有东西被默认为有毒,归根结底在人心,是人三分毒。

  09年时我开了个分店,请了个大姐帮忙。她第一天上班就带了个玻璃杯喝水,当时店里有上百种瓷水杯,我说既然咱是做瓷器的,就应该用瓷杯,她说瓷器花花绿绿的好像有毒。我解释了半天,她笑而不语,明显是在怀疑我老王卖瓜。那时我也是争强好胜,就想围魏救赵,说你的玻璃杯这么透明,肯定是铅玻璃。

  科学地说,任何瓷餐具,或者其他什么材质,都不可能做到有害物质的含量是零。所以这还是剂量和毒性的问题,然而真说不通,废话,全是废话。

  干脆说没毒,你放心用吧!得到的还是怀疑,我发现自己利益相关的身份,导致了诡异的二律悖反:

  伟大导师维特根斯坦教导我们:解释必须在某处终止。我决定终止解释,再遇到瓷器毒性的问题,一言不发,坚决沉默。

  比如路边黄鱼车上卖的碗,花里胡哨,傻大笨粗,是被质疑最多的。我自己就买过,我知道那是外贸尾单,安全性符合欧洲标准,只不过外观有瑕疵而已。前几天一美女问我那碗有没有毒,我就一言不发,坚决沉默——哪怕她用那碗吃饭导致怀孕,我也不用负责。

  陈嘉映老师说过:纯粹的沉默甚至不会说自己正在沉默。按理我不应该写这篇自述沉默的文章,问题出在对我以前文字的许多误读:

  “有泉说釉上彩不能用,有毒”,我没说过,我说的是釉上粉彩含铅,但早就不用做餐具了。

  最可气的是,一个挺大的公众号,抄我的文字,盗我的图片,然后血口喷瓷,说什么颜色釉和釉上贴花餐具有毒不要用。

  看来还得再解释一次。釉里含铅的是陶器,比如唐三彩,因为软,从来没做过餐具。瓷器坯和釉的原料里不含铅,人为加铅进去只会影响卖相。色料里含铅砷的传统釉上彩,比如粉彩,已经不做餐具了。现在餐具普遍是釉上彩,其有害物质已经降到可以忽略不计了。

  看过一个日本大品牌的公众号,介绍他们的餐具,长篇大论旁征博引,各种数据各种图表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:他们的瓷器没毒。

  这样不好,很不好,这是在黑同行。如同给你两杯水,义正辞严地告诉你,左边那杯没毒——你还敢喝另一杯吗?

  奸商用苏丹红、地沟油什么的,那是有利可图。现在的陶瓷技术已经不需要铅镉一类的有毒物质做原料了,厂商故意加进去,不但没有好处,反而增加成本,而且还有质监局虎视眈眈看着,所以我说瓷餐具就应该没毒。但又不能排除小作坊胡搞,那么很简单,买正规品牌的瓷器嘛。

  这篇文字二个月以前就写完了,一直犹豫要不要发出来,我怕被误会成给淘宝货地摊货背书,许多光怪陆离的东西我都没见过,真不知道,不要再问我了。


沙巴体育客户端